【维勇/哨向】怪胎间的恋爱 别名:上将虐狗记(星际)【暂坑】

*星际哨向paro

*私设成山,带有个人一点恶趣味

*虐狗夫夫别名怪胎夫夫

*真不是故意拖更,考试考到疯魔

*写日常真的不是我的菜嗯……


6.万恶的官僚主义

    勇利特别好奇,到底自己有什么吸引力让帝国万众瞩目的上将大人屈尊和自己同住一间小公寓。

    “勇利你看起来很惊讶啊,”维克托看着呆滞的勇利笑道,“没有什么好不安的,你以前不也是和一个哨兵住在一起吗?”

    关键点不是哨兵而是你啊!

    勇利捂着脸不知该说什么。鬼知道他的心情现在有多复杂,要是用颜色来表示勇利现在的心理活动的话,其效果大概就和颜料盘上的水粉颜料被水一起冲掉的样子差不多。

    “勇利难道是要一直站在洗手间门口吗?”维克托转身走向客厅的沙发,一边脱掉军装外套一边说,背影看起来帅气潇洒地不行。可是勇利现在没心情欣赏这些,他现在只想冲回卧室和披集视频问清楚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等?卧室?

   勇利心里暗叫一声不好,然后就真的冲进了万幸是关着门的卧室,还没等维克托看清他房间里是怎样的就“砰”地关上了门,速度快得让维克托坐在沙发上“哇”了一声。勇利把墙上贴着的所有关于维克托的新闻和书桌上摆着的维克托战术分析一股脑地塞到了床下,做完这一切胜生勇利想赖在房里不出去。

    勇利趴在床上,努力放空大脑,但总会不自觉地想起客厅里坐着的那个人。为什么放着安全舒适的上将府不住要和他这个实习生一起住在这种宿舍里,难道因为自己是他的向导就要做到这种程度吗?这不算是一种等价交易。难道是想要和他培养感情?那更不可能了,帝国首席哨兵,强大到掉渣,只要他一张口那个向导会不从?

    在迅速排除掉所以可能性并主观性忽视掉自己就是那个不从的向导之后,勇利陷入了百思不得其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勇利才从床上爬起来,这时候有人从门外敲门:“勇利你是睡着了吗?但是到晚饭时间了。”

    勇利拍了拍脸,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那么僵硬,起身开门,抬起头笑着问站在门口的维克托:“上将想吃什么?”

    “勇利想吃什么?”维克托回以一个闪瞎人的笑,“作为未来的哨兵我也应该了解一下勇利喜欢吃什么呢。”

    “那我就做了。”勇利绕开维克托,走进厨房,拉开冰箱柜门取出昨天演好的猪扒。

    “勇利这是打算自己做吗?不用那么麻烦吧订餐就好了?”

    “没事。”勇利面对着流洗台,没去在意从厨房门口探头看进来的维克托,从柜子里取出一袋面包糠,打好两个鸡蛋开始给猪扒裹炸皮,动作娴熟地赏心悦目。没过多久勇利就把热腾腾的猪扒饭和配菜端上了桌。

    “哇,”维克托很给面子地惊讶了一下,“勇利你真的很熟练,我可以吃了吗?”

    “当然。”勇利说。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维克托动作娴熟地拿起筷子品尝眼前的食物,猪扒入口之后是出乎意料的细嫩。

    “真是美味啊!”鲜少接触古亚洲食物的古俄罗斯血统上将惊叹一声,然后又往自己嘴里扒了几口饭,脸上尽是赞誉和享受,“太好吃了,勇利做的简直就是神的食物啊!”

    “您能够喜欢真是太好了,”勇利暗暗地松了口气,“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妈妈经常做给我吃呢,猪扒盖饭真的很好吃。”

    “话说回来勇利家里没有军人吧,你为什么要上军校呢?”

    “为什么要上军校,”勇利从饭碗里抬起头,开始努力回忆,“小时候有一位邻居是退役的军人,经常和她玩在一起……”

    “所以勇利就决定要当军人了吗?”

    “这不是全部的理由。”勇利重新把头埋进饭碗里。那个真正让他上军校的理由他现在不太好意思说。

    似乎没有注意到勇利突然沉闷下去,维克托继续专注于自己的猪扒盖饭,并且十分迅速且享受地解决了一碗饭。

    “还有吗勇利?”维克托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有些惊讶的勇利。

    “猪扒没有了,但是米饭和高丽菜还剩了一些。”勇利不好意思地看着对面满脸期待的人。

    “真是遗憾啊,”维克托的脸上出现了一点小失落,单马上又变得开心了起来,“不过没关系,以后可以让勇利经常做给我吃。”

    胜生勇利盛饭的手顿了一下,勾起嘴角笑了笑,心里忽然泛起暖意。

    “嗯。”

【tbc】

评论(2)
热度(178)